神奇四侠霹雳火Johnny x 列王传小王子Jack 1

双王子,evanstan角色拉郎,联姻梗,嫌弃并利用着的同盟关系

———————————————————————————————

                                                      ***

  “我不同意!”Johnny低吼着,狠狠地瞪着他的母亲,“我说过我不想结婚,更不想娶一个我他妈根本不认识的家伙。”

  旁边的女人理了理金色的短发,一双鹰眼瞥了一眼旁边的儿子,嘴角轻轻一提,轻盈地笑着,“孩子记住,婚姻只是棋子而已,尤其对于你来说。你很清楚,我不过是国王的情妇,要不是皇后去世我也没有机会来到这,你也不会有现在的一切,虽然现在称作皇后了,可却生活在阴影中。你虽然是长子,但不是所谓的“纯正皇子”,要想在皇宫立足,没那么容易。虽然Shiloh国力不似当年,但无论如何也是个好靠山,Jack Benjamin是唯一的王子,和他联姻就可以获得更多支持,站得更稳。况且结婚并不一定意味着巨大的改变,你还是可以拥有你想要的生活。你还是能自由的活着,你要清楚,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我再说一遍,我!不!想!结!婚!我也不想当他妈的国王!!!”他全身颤抖着,全身似乎燃着怒火。

  女人换上面具般的忧伤的脸,“Johnny,我们能有现在的生活不容易,你要懂得珍惜,要想得到就要学会付出。一切都是有代价的。”皇后想要摸摸儿子的头可是Johnny很快的避开自己的手,她缓缓叹了口气,从沙发上起身,轻轻拉了拉裙子,便优雅的走开了。

  Johnny皱着剑一样的双眉,将头紧紧抵在交叉的双手上。他从来没有在政治上的远大抱负,也许是因为看到太多人为了权力拼得粉身碎骨,为了地位放弃一切,不惜放弃自己的灵魂,这让他很厌恶,他只想躲得远远的,避开这肮脏的一切。可是母亲似乎想要更多。他知道母亲爱他,也为他付出了许多,但出人头地是他母亲的目标,不是他的,他并不想去承担那不属于他的责任。可是他虽然叛逆,虽然想要挣脱一切,可是他又无法放弃他现有的生活,这种家的安全感。他是在皇宫外出生,他母亲未婚生子吃了不少苦,小时候不在皇宫,生活艰苦,还会因为没有父亲被人欺负,那时一无所有身边只有母亲。那段生活似乎看不到光,让他恐惧,是他试图忘掉的记忆。后来一切都变好了,于是他希望他可以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过完一生,虽然内心深处也清楚这并不可能,比如现在,又一次看不到光了。

  他从沙发上弹起,狠狠踢向柜子,发泄着他的愤怒,不知该指向谁的愤怒。他感到深深的无力,深知无论自己怎么反抗,他母亲决定的事情,永远不会有第二个选择。

 

                                                           ***

  “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一定不能搞砸了。”Jack站在窗前望着外面广阔的天空,那他已经失去的自由。

  国王出于自己面子考虑,把整件篡位的事儿都给瞒了下来,不过这正好助他一臂之力:别国还没有意识他已经失去地位,仍然想通过他和Shiloh国建立联系;而他那伟大的父亲,只希望榨干他最后的利用价值然后远远的抛弃,一辈子不再相见是最好的选择;对于他自己,婚姻是最好的棋子,可以帮助他逃离这暗无天日的牢笼,说不定还能借助力量东山再起。

  国庆大典正是一个好时机,各国重要人物都会来访问祝贺。他虽然被软禁起来,可是国王出于面子,还是允许他参加各项典礼。在所剩不多的同党帮助下,在一定的舆论的推波助澜下,再加上他在各个活动上完美的表现,Shiloh国庆大典的舞会后,他终于收到来访的邻国王后的信。而他立刻便做出决定。虽然这个王子Johnny Storm的私生活是出了名的混乱,而此人的放荡不羁也是众人皆知,可他完全没有丝毫追名逐利的心,整个人就是本打开的书,一个很好的玩偶;而他的母亲,现在的王后,一看就知道不简单,可Johnny就是她的致命弱点,他作为她唯一的儿子,势力绝对有保障。Jack心想,如果牵制了Johnny,那他就有把握游戏主动权的那一天了。他拿着皇后的信,嘴角划出一抹笑,这么久以来,他终于看到了一抹光。

                       

                                                      ***

  Johnny 躺在床上,头枕在双手上,瞪着天花板。夜深了,身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她叫Tina?还是Anne ? 无所谓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Jack Benjamin,这个素未谋面的谋生人,他的未婚夫. 他摇摇头,皱着眉坐了起来,拿起手边的威士忌大口大口地灌下去。

  今天早上和他母亲发生争执之后,他马上将自己投入酒,迷幻药和女人之中,试图当一切没发生,试图继续以前的生活。可是穿梭在酒吧之间却让他对自己的未来产生更大的恐惧。一切都悄无声息的变了。就像他母亲强行在他生命中挖了一个洞,却不打算填满它。里面只有未知和空虚。他无法入眠。他知道自己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并为此冷冷地笑了起来,他母亲总是想要安排好一切。他知道自己的叛逆与放浪只不过是无力的反抗,在根本问题上他终究是被动的,不知道那个Jack是不是也同他一样是被逼的,看着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却无能为力。

  他瞬间意识到什么。猛的坐起,他开始回忆今早和母亲的对话。从今早的描述中,似乎王后是首先写信征得Jack王子的同意,所以婚姻很有可能是王子自己做的决定!既然自己不能说NO,说不定Jack 可以,他可以找到Jack 并告诉他真相,告诉他他们结合的种种弊端还有自己放荡的生活,他觉得自己母亲一定在这一点上撒了谎,Jack不应该被欺骗,他知道事实以后肯定会就此放弃,毕竟没有人会想要嫁给一个一事无成花天酒地的陌生人,那一切便可以恢复正常,他仍然是自由的!Johnny大笑着从床上跳起,不顾旁边女伴被吵醒后不满的嘟囔,抓起手机拨通好友Anthony的电话:“喂兄弟,给我定最近一班去Shiloh的机票,王子要出逃了,不要告诉其他人,拜托了!”

                            

                                                         ***

  Jack坐在窗前翻看着报纸,报纸很大版面都是Johnny Storm那标准的阳光男孩的笑容,那排整齐的白牙在闪光灯下似乎也在发光。Jack 伸了个懒腰,他已经坐在这里一天了,通过翻看近一年来的各大报刊来了解这个自己的“未婚夫”。这可真是个任性的家伙,无忧无虑的花花公子,除了少数国家重要活动还有一些公益活动外,所有关于他的报道都是花边新闻,变幻着的夜店背景,变幻着的似乎都不重复的身边人,无论男女,相貌都毫无瑕疵,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么多俊男靓女的。Jack短促的笑了一声,被这个夜店王子放浪形骸的生活给逗乐了,同是王子,他怎么能如此无忧无虑地活着,似乎一切纷争与他无关。Jack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窗边,凝视着窗外的夜空。

  明天就是大典的最后一天,国王会正式宣布联姻的消息,然后他就可以奔向未知的一切,重新开始。他并不畏惧,未知不可怕,可怕的是牢笼。明天就是重生,他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

   可是上天就喜欢和他开玩笑。

   他忽然看到阳台上一个黑影闪过。他崩紧了身体,在心中默默祈祷,一定不要发生意外,一定不能!他快速锁上窗户关了灯拉下窗帘,然后蹲在窗边静静地等着。窗外的黑影越来越大,脚步声也越来越近,Jack的心像被人紧紧地攥着,无法呼吸,他拿起身边的手杖紧紧攥手里,打算趁其不备给这个不速之客送上致命一击。窗外的黑影使劲拧动窗户发现上了锁,低声骂了句FUCK, 然后冲着屋里小声喊起来:“Jack,我知道你在里边,我刚才看见你在窗边所以才爬上来的,你能让我进来吗,我有点事儿要和你谈。”Jack紧张的舔了舔唇,咽了咽口水,知道瞒不住了,再加上些许好奇,于是开口小声地尽力地凶狠地问:“你他妈是谁?”窗外的黑影闪了闪,猛地倚靠在窗上说:“Johnny storm,你未婚夫,快开门。”

  

  Johnny Storm?Jack 被Johnny的行为搞得手足无措。“你为何不在明天向我父亲提出请求然后我们可以正式会面谈论你所谓的问题?我觉得你在夜间爬上我的阳台对解决你的问题毫无帮助,Mr.storm。”

  窗外的黑影挠了挠头然后尴尬的笑着说,“我的问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今早就混进来了,可是白天警卫太严太容易被发现,所以我等到夜黑确认你在家才爬上来的,如果吓到你那我道歉。”Jack 都能想象到此刻Johnny 脸上挂着的那毫无歉意的嘻嘻哈哈的笑。

  “那就对不起了Mr.storm,我帮不了你。”Jack 站了起来,打算走开结束这没有意义的对话。

  窗外的黑影似乎慌了,“Jack,Jack, 你先别走,你等等,我,我来是有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Jack扬了扬眉。

  “你,你.....能不能拒绝我的求婚,拜托了!”


评论 ( 4 )
热度 ( 96 )
  1. M.H馒头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

© 馒头蛋黄酱 | Powered by LOFTER